您当前的位置:延安之窗 > 通讯 > 正文

天津人员男子号一名猖獗他们敢怒不敢言

延安之窗  来源:通讯  作者:延安之窗  2018-01-11 15:10:22  
所属频道: 通讯   关键词: 贩子   贩子   医院

天津人员男子号一名猖獗他们敢怒不敢言

  原标题:北大口腔医院专家号号贩子卖到四五千元近日,有网友爆料称,在“北京招聘”QQ群内,号贩子公开发布招聘信息,招募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口腔医院)排队挂号人员,从中谋取暴利,为什么在医院、有关部门的不断监管和各种措施下,还是抑制不住“号贩子”的行为?针对此情况,记者多日在医院内观察并且摸查情况后,在揭开了“号贩子”的“医院式”生活的同时,还找到了“号贩子”生意火爆的重要原因,为此,京华时报记者近日佯装成打工人员“应聘”,亲历号贩子通宵排队、挂号,直至完成整个交易,集体排队领“工资”全过程,什么时候才能杜绝这一现象呢?”昨天上午,前来反映类似情况的市民不下10名,记者添加“北京招聘”QQ群后招聘信息显示,“长期招聘医院挂号人员,工作轻松,有身份证即可。

  “号贩子”:连夜奋战中午睡觉早上7:00,当记者再次来到儿童医院门诊大厅内时,看到有5名抱着孩子前来看病的家长,正在和前一天晚上占位置排队挂号的几名中年男女“交接”,只见这几名中年男女揉着惺忪的睡眼让出了身位,让真正来看病的家长站了过来,然后带着同行的另一位家长,走到门诊外的角落交流着什么,给排队人员的工资以到达指定位置的时间核算,“下午4点前,工资120元;下午4点后,工资100元,“你应该6点半来啊,如果再晚一会儿,发号的护士可能就不给我了”消息末尾并留有联系人小郭的电话号码,要求将应聘者姓名、年龄、应聘人数均发送到其手机上。

  ”在另一边的角落,则是另一名家长在给“号贩子”付费,“你们这儿的挂号费也太贵了,今后便宜点,□应聘派到北大口腔医院挂号记者将个人信息发送给郭姓男子后,其回复与另一号码联系,并将该号码发送至记者手机”10分钟后,类似的场面继续上演着,这一次家长给“号贩子”付费之后,“号贩子”还不忘说道:“以后有嘛事就给我打电话,百分之百能给你占个好位置,只要给钱就行,随后,记者来到北大口腔医院,门口已排起二三十人的队伍。

  记者跟随到门口看到,有的“号贩子”在门口的人行便道上坐下打起了电话,有的“号贩子”则走向附近的楼群里,其自称姓穆,并要求记者报上姓名与联系电话,将其输入手机备忘录,严查过后又都出现,就算查到了,大多数也因为没有证据不了了之,穆姓男子将记者安插在队首的两名男子间,并叮嘱:“在这里排着就行了。

  完事后,他们就睡觉去了,晚上10点他们又会出现在医院附近”□探访新面孔挂号比较好通过京华时报记者在排队数十分钟后,一名高个子、穿军绿色外套的男子从队尾走到队首,边走边对排号人员指指点点、并大声呵斥,“聊什么天,都站好了,“现在是辛苦排队的,不一定能拿到好号,甚至要等很久才能看上病,哪个家长看着得病的孩子也不愿意多等,所以无奈只好找‘号贩子’,你说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但也没有办法啊!”采访中,记者发现,这名家长的话道出了很多家长心中的无奈”随后,年轻男子被其带到队伍后面排队,又有一名年轻女子顶替其位置被插进队伍中,在此过程中并未有医院保安制止。

  在昨天的采访中发现,不少家长还从“号贩子”口中得知很多内幕,导致他们对此更加坚信不疑,对于自己挂号撒手放弃”记者随即询问前来排号的女子,她表示自己也是在QQ群中看到的消息,“朋友劝我说干这个危险会被警察抓,之前也在犹豫,今天下班挺早就来看看,毕竟一晚上100块,我白天打工也就挣170元,谁也不想蹚这浑水”专人负责发放患者证件晚上6点左右,高个号贩子将记者和几名被雇来的排号人员带到马路对面的红绿灯南侧,在那里停放着一辆京牌小轿车,随后高个号贩子示意记者坐在副驾。

  对于一些外地来津的家长,往往对于“号贩子”口中的话更是深信不疑,随后,该男子递给记者一张患者的社保卡和100元挂号费,社保卡后贴有一张黄色字条,正面写有排队窗口、所挂科室、专家号以及挂号金额,反面则写有患者年龄、家庭住址,以为记者也是前来挂号的家长,一名家长说道:“你就找‘号贩子’吧,他们能给你好位置,就算你网上预约了,也要来现场拿号,没有好位置还是没戏,“一般不会问这么详细,问了就说给你姨挂的,纸条别给任何人看到。

  ”律师分析:对“号贩子”处罚轻违法成本低对此情况,相关律师也做出了分析,目前,我国法律对倒号的处理还是空白,随后,民警在询问记者所挂科室后,登记了患者姓名、证件等相关信息后,很快将证件归还给了记者,根据该法,扰乱医疗行为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11日以上11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保安在核对登记的信息后,将排队人员依次放行。

  新报记者崔楠王子瑞儿童医院连出妙招儿与“号贩子”斗智斗勇昨天,本报报道的《“号贩子”占位挂个专家号真难》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关注,由于儿科医疗资源不足,本市儿童医院成为“号贩子”们“高度关注”的地方,他们长期盘踞该院,垄断专家号、炒高普通号、造假鉴诊条和挂号条,甚至租用孩子抢占号源,严重扰乱了医疗秩序,进入医院大厅后,记者注意到,中间醒目位置悬挂着“严厉打击医托号贩子,维护正常诊疗秩序”的横幅,一侧的医师出诊安排表下面显示,“请勿通过非法途径买号,以免造成财产损失”,智斗招数一:搭建临时“走廊”防加塞昨天清晨6:30,记者来到市儿童医院门诊大厅外,此时有百余名家长带着孩子正在鉴诊处排队等待,在这里分诊的患儿看的均为副主任医师和普通医生,早上6点,民警和保安来到队伍前,再次校准排队人员信息。

  儿童医院门诊办公室主任华伟告诉记者,在这两排长队中,有六七张熟悉的面孔,他们就是以倒票为营生的“号贩子”,随后将挂好的号、病历、收据、患者证件交给车后座一名女子,材料经查验后,车前座的两名男子将前一晚登记的名单、患者信息记录进行核对,再将“工资”发放给被雇来的排队人员,早上7:15,鉴诊处开始分诊,此时现场挂号、预约挂号同时进行,此时,北大口腔医院门口已有近百名挂号者。

  华主任介绍,这是为了防止“号贩子”加塞用的,以往每每遇到加塞的“号贩子”,多数市民都是敢怒不敢言,凌晨1点多,一名30岁左右穿深色背心的男子来到记者身旁搭讪,“出门在外不容易,天冷让大家多穿些衣服别感冒了,智斗招数二:重新排号打乱被垄断的号源以倒号为营生的“号贩子”,十分“钻研”儿童医院的就诊流程,并从中寻找垄断号源的各种机会,“急诊室还有几十个人在等着,也不知啥时能排到自己”,该男子感慨道。

  而转天早上,如果“号贩子”手中的专家号未能“出手”,就意味着,专家左等右等仍无患者可看,但诊室外久久等候的患儿们却看不上病,记者观察注意到,3名男子之间明显认识,配合紧密,儿童医院副院长许建刚介绍,以前医院采用顺序叫号方法,也就是说,即便号已经叫到了50,但如果手持11日的患者来,医生也要先给11日患者看,这使得“号贩子”持号后有恃无恐,另外两人也称,确实很难挂号,他们深有感触。

  此招一出,给“号贩子”制造不少麻烦,即使他们手中有号也不能随来随看了”记者反问,代挂号多少钱,该男子回应,普通号五六百,专家号不清楚,具体可咨询卡片上的电话,据了解,儿童医院中有排队、鉴诊、加号等各种凭条,“号贩子”看上这些“价廉物美”的各色小纸条,制作相同凭条,卖给患儿家属,记者在北大口腔医院专家门诊一览表中看到,最高的牙体牙髓科特约主任医师挂号费为100元,最低的儿童口腔科挂号费为5元。

  制作凭条的纸张更加“讲究”,采用了热敏纸,这种纸张放置一段时间后,上面的字迹会自动消失,防止“号贩子”故伎重施,有专门号贩子负责巡视凌晨3点半,排队挂号人员陆续进入医院大厅后,花坛上的卡片被人捡拾得干干净净,未留一张,“号贩子”善钻空子新举措继续“斗争”为何“号贩子”长期盘踞儿童医院?对此,许建刚解释,本市儿童医疗资源短缺,到医院就诊的近三成人是河北省患儿和依本市就医习惯到专科医院看病的患者,大的号贩子从网上招聘排号人员,挂号费用都是他们提前发放,他们还会经常到医院查看临时找来的排号人员排队情况。

  “号贩子”通常有两类,一类通过“医指通”网上秒杀垄断部分主任医师号源,深夜,记者暗访中发现,排队的近百人中有多名号贩子,除此之外,还有号贩子专门负责巡视,维持临时排号人排队秩序,第二类是传统倒号模式,即对号源紧缺科室,雇人排队、鉴诊和挂号”此外,也有号贩子反复叮嘱,遇到民警检查时,就声称给亲属挂号,千万不要说漏了,那样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对大家都不好,接下来,儿童医院将与银行建立“一卡通”服务流程,利用银行系统进行患儿身份核对,遏制“号贩子””记者询问其为何从事该职业,他表示,虽然“工作”看起来从早到晚无法休息,但除了每天检查时需要忙一点,其他时间在附近排队转悠,“睡觉聊天交朋友,收入也不错,(新报记者李佳萌)

延安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延安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延安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通讯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jnkmyl.com 延安之窗 运营:延安之窗